我有一个梦想(意味深)

一百年前,一位伟大的下北泽人签署了《解放homo宣言》,今天我们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homo带来了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homo的漫长之夜。

 

然而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homo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一百年后的今天,在性向隔离的镣铐和强迫婚姻的枷锁下,homo的生活备受压榨;一百年后的今天,homo仍生活在精神充裕的红茶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的今天,homo仍然萎缩在Nonke联邦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之于众。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国家的首都来的。我们联邦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独立宣言时,曾以气壮山河的词句向每一个nonke联邦的公民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给予所有的人以不可剥夺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终的权利。

 

就homo公民而论,Nonke联邦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Nonke联邦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homo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上“你改悔罢”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储备。因此今天我们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自由和正义的保障。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Nonke联邦,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侈谈冷静下来或服用渐进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的时候。现在是从性向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池沼走向性向平等的王道征途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

 

如果Nonke联邦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homo的决心,那么,这对Nonke联邦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真夏夜如不到来,homo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2019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homo只要吃拉面喝啤酒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homo得不到公民的权利,Nonke联邦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红茶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homo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新的战斗精神,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而不信任所有的nonke。因为我们的许多nonke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他们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行动。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倒退。现在有人问热心平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homo仍然遭受虐待叔叔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在外奔波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公路旁的白色低级车和城里的黑色高级车找到昏睡之所,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homo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homo聚居的下北泽转移到另一个大号的下北泽,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关西仍然有一个homo不能参加选举,只要关东有一个homo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滔滔之米青,汹涌澎湃地打在我们的胸上。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苦难和折磨;有些刚刚走出基佬大学的象牙塔,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在水泳部惨遭疯狂的迫害,并在雷普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忍受不应得的痛苦是一种赎罪。

 

让我们回到东京去,回到千叶县去,回到北海道去,回到本州岛去,回到熊本县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homo区和特殊性向居住区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可自拔。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现在和未来,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深深扎根于Nonke联邦的梦想中的。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本州岛的富士山上,昔日homo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nonke的儿子坐在一起,痛饮红茶,共叙泡泡系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东京世田谷区这个正义匿迹,893压迫成风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性取向,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睿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徐秀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homo平等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homo男孩和女孩将能与nonke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池沼成王道征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于绝望之中栽培出一朵希望之花。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震耳欲聋的吼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豪俊金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你是一个一个一个好时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Nonke联邦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响起三回啊三回,好时代,来临罢!(震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Tassel的头像-DangoTown|团子小镇
评论 共3条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